女友被兄弟上了

  • 类型:都市言情
  • 时间:2019-07-17
  • 观看次数:518






我有3个从小玩大的兄弟,王敏捷绰号大头,因为小的时候很瘦,大家一起洗澡就看见他瘦吧拉基的身体顶着一个大大的头,这个绰号也就这样来的,大头长的很帅,一米78的个子,在大学的时候特别吃香,这次是他的生日,我带着女友来到大头家,开门的是头婆张怡筠,因为是大头的老婆所以简称头婆,不过平时都叫小音。


小音是属于小巧甜美型的女孩,其实是我一直喜欢的类型,不过现在也就不提了。


我们进屋后,大头正和小J打游戏,小J也是我的发小之一,名叫杨剑,小时候的绰号肯定是贱贱,小贱之类的,不过现在不这么叫了,就叫小J。


小J身高有181,长的也不赖,不过当兵回来后有点发福,不像以前那么潇洒,小J和前女友分手有5年了,现在还是单身,不一会,我又一个发小也到了,他叫朱包杰,身高有186,人高马大的,绰号就叫大包,而小包我身高只有173.大包带着女友过来,他女友叫李玉音,身高有169,穿上高跟鞋后都比我还高,于是总拿这事说话,我也很是无奈,小音长的很漂亮,五官特别精致,身材微微有些胖,不过胸部很大,有36D左右,我也不过目测一下,没有问过。


人到齐后,大头把蛋糕摆在一边,头婆在桌上摆满小菜,大家就开始边说着自己的情况,当年的趣事,边拼着酒,其实我们四个哥们都属于3瓶倒,几杯酒灌下去后都开始东倒西歪,大包最是不行,一早就趴在桌上,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抬到小房间里睡下,没一会,小音也喝的不行了跑了进去。


最后只有我和小J还算有些清醒,于是我和小J把头婆和我女友抬到大房间的床上,大头则躺在沙发上,我们也不去管他,继续对拼,总要有一个倒下为止,就喝完了,我和小J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,我跑到厕所里小了个便,用凉水冲了冲脸,大脑稍稍有些清醒,还好我属于酒后小便特别多,一放水后就能够醒酒的那种,所以小便后我的大脑已经有6分清醒。


走出去后大头还是乖乖的躺在沙发上,而小J却不见踪影,我知道小J其实比我能喝,应该还算有些清醒,这时候他能去哪?不会去大房间了吧,我心中一惊,之前在公交车上的情景顿时冲进脑子里面,一种不详的预感充满了脑中。


我连忙打开房门,里面光线很暗,不过除了躺在床上的女友和头婆之外也就没有别人,我稍稍松了口气,就听另一边传来一些响声,我走到小房间,小房间的门并没有关实,微微留了一道缝隙,我又打开了一些往里面看进去,房间里开了一盏小灯,我看见小J站在窗前竟然在脱小音的衣服。


我靠,小J啊小J我还是叫你小贱吧,你真不是个什么东西,连兄弟的老婆头要上?竟然还把大包放到地上去了,你够牛的。


正在我暗骂小贱不是人的时候,他已经把小音的T恤脱下扔在一边,然后拉着她的罩罩往上一扯,小音的两个奶子顿时弹了出来,还欢快的抖动了一番,我和小贱都看的呆了,没想到小音的奶子这么大,而且又白又挺,比我女友的大了一圈不止。


小贱贪婪的咽了咽口水,双手摸上了小音的玉峰抓了抓,我草了,原来女人的奶子这么软,好爽…晕!我被小贱的话雷到,原来小贱还是初哥?竟然连女人的奶子都没有摸过,那他谈了两年的女友堵在干嘛啊。


嗯…小音哼了一声,可能是小贱揉的太用力了,果然是没有玩过女人的奶子,女人奶子是很脆弱的,一用力就会很疼,看来小贱完全不懂,还在大力的玩着小音的奶子,把它们揉圆搓扁玩的不亦乐乎,我在门外看的都为他捏一把冷汗,难道他不怕把小音弄醒吗,到时候你可惨了,兄弟我也救不了你。


小贱俯下头一口把小音的奶头吃进嘴里,嘬吮着,不断发出啧啧声,他将小音的牛仔裤头解开,一手向里面滑了进去,摸着她的小穴,摸了一会,小贱起身将自己的衣服脱光,接着将小音的外裤和小内裤也脱了下来,我从外面看进去,小音的阴毛很密,黑乎乎的一团,小贱把她的双腿分开,提着自己的鸡巴就准备插小音的肉穴。


我草妈了,小贱你个初哥果然愣,这样就算插入也要把小音痛醒,没办法了,看来只有我来给你上一课,借着酒劲我也不顾什么朋友妻随便骑了,推开门摇摇晃晃的走了进去,小贱见我进来吓了一跳,僵在那里一动不动,我走过去推开他装醉的说:小贱,妈逼的,你,你搞什么啊,怎么在弄我的女友?小琴的衣服怎么都脱光了。


小贱见我醉的东倒西歪,都分不清谁是谁也没刚才那么害怕,走过来说:小包,你看清楚,这是我女友刘静,你出去吧,你家余琴在隔壁屋。


滚你个蛋,刘静是谁啊,这里哪有什么刘静啊,这明明是小琴,你看,奶子都一样的。


我见机摸了一把小音胀鼓鼓的奶子,滑腻腻的感觉让我鸡巴涨的不行,我在她小逼上摸了摸,然后掏出自己的兄弟,在小音湿乎乎的阴唇上来回搓着。


小贱已经看傻眼了,他没有想到我会在他面前玩弄小音,刺激他忍不住打起手枪,我弄了一会,感觉阴户已经很滑,我把小音的两腿提起向两边分开,曲成一个M型,扶着肉棒挤入小音的肉缝里,我草,还真紧,想不到被大包干了3年的小穴竟然还能这么紧,好爽啊,一股温暖滑嫩的感觉包裹着我的鸡巴,让我忍不住来回抽插起来,干着小音的嫩穴。


嗯啊…包杰…小音被我抽插的迷迷糊糊的叫着,他还以为是大包正在干她的小逼呢。


我听她叫着朱包杰的名字兴奋的不行,俯下身子,开始亲她的小嘴臀部则不停的上上下下,插得她两片阴唇不停挤进挤出,发出扑哧扑哧声。


嗯嗯…嗯嗯…小音挣开了我的嘴,淫叫起来,包杰,包杰,快…你干的好大力啊,快大力的干我…好,我来了,我干死你…我把小音拉起来,让她双手撑着床头我从后面干她的小逼,小音的两只大奶子自然的下垂着,干着我抽插的平率左摇右摆,我抓着小音的两瓣肥臀用力分开露出藏在里面的菊花,小音的菊花黑乎乎的,她的腿虽然很长,但有些粗,加上屁股很大,从后面看和女友没法比。


我干了一会后又把她翻转过来,还是采用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,我抓着小音的腰,边吃着她的奶子,一边奋力冲刺,鸡巴和她的屁股用力的撞击,我两手抓住小音的脚腕将她两条粗腿整个举起,举得老高让她的大腿都贴在奶子上面,然后一下一下深深的干着她的肉洞,再一次快速的干了3,40下,噗噗一下,我的一泡精子全都射入小音的子宫。


我日你妈啊,爽死了…我将之前在公车里受的鸟气完全发泄在小音身上,发泄完后,我整个人都瘫软下来,趴在小音软绵绵的身上,柔滑的感觉让我动都不想动,知道鸡巴软了下来我才翻身躺在小音旁边,我一手玩弄着小音的奶子,拨弄她的乳头,看着小音微微发黑的小逼里流出的精液,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对大包的那些愧疚随着酒精早就被忽略的一干二净。


日啊,干别人的女友真他妈爽,虽然对不起大包,但我女友刚才也被人干了,你也吃点亏就算扯平嘛。


我在心里对自己说,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本应该有四个人的房间突然少了一个人,对啊,之前在一旁观战的小贱跑哪里去了?他是什么时候走开的,刚才自己和小音干的激烈早就把在一边的小贱忘得一干二净。


不要…咦?这不是女友的声音吗,操,小贱你胆子也太大了吧,我头一下子大了,起身跑到外面,大头还在沙发上躺着,我见大房间的门开着,我走过去,刚想进去,就听里面的小贱说道,不要叫了,一会把他们都叫醒了就不好了,来,我们玩玩刘静。


我操你妈啊,小贱你妈的又来这套,你有没有人性,真他妈不是个东西。


小贱,我是小包的女友余琴,我不是刘静,你快出去,一会小包要来了。


女友挣扎的说着,可能怕吵醒身边的小筠女友的声音压得很低,轻轻的说着话。


小贱不理女友,从后面抱住她说:刘静,我好想你啊,你说什幺小包大包,我们不要管他们,小包现在在小房间和小音快活呢,不会来的。



你,你胡说,这不可能。


女友气的推开小贱,可惜酒醉的她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,反而被小贱抱的死死的,小贱拿出手机,说:你自己看看,刚才我也在房里,还录下来了。


接着小贱的手机里竟然开始播放我从后面插入小音的嫩逼,并欢快干着的视频。


天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站在门口的我一动不能动弹,这个时候我怎么进去和女友解释?床上的女友也顿时呆住了,小贱趁机用手摸上了女友的奶子,还装傻装醉的说:刘静,你看,小包正爽着呢,我们不要管他了,来,让我们好好玩玩。


说着,小贱把头凑上去竟去亲女友的小嘴。


女友慌乱的挣开嘴说:不要,我们不能这样的,小贱,我,我不是…唔唔刚说了几句,女友的小嘴又被小贱堵上了,接着小贱的一只手伸入女友的T恤里面,摸着女友的奶子,嘴里还说:我赛,刘静乖乖,两年不见你的奶子变得这么大,捏着真软,以前我怎么不知道捏。


爽啊。


不,不要说…小筠会醒。


我女友挣扎着。


小贱淫笑的说:放心,小筠已经睡死了,一会就算我干她的小逼也不会醒,怎么样,老婆,一会我在和小筠一起,我们三个玩玩?你怎么不去死,滚,滚开!啊…女友惊叫了一声,原来她的外衣被小贱一把拉扯了上去,两个被罩罩裹住的大奶子顿时抖了出来,女友还想躲开,可惜小腰被小贱一手抓住,加上酒精的作用,浑身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,一动都动弹不得。


小贱看着眼前的两团美肉,眼睛瞪得老大,说:哇靠,这么大的奶子我还是第一次见,让我好好看看,到底你小音的奶子美还是你的美。


说着,他将女友的T恤脱下扔在地上,一把又将女友的罩罩拉下来,在女友的惊呼中,两个白花花肥嘟嘟的奶子同时暴露了出来,在空气中不停的抖动了一番,一旁的小贱已经急不可耐的抓上女友的乳房,开始来回的揉搓,上下摆弄,把女友的一对美乳挤来挤去。


还低头舔弄女友的乳头,将乳头含入口中咬嘬着,我日你吗的小贱,糟了,女友的乳头可是最敏感的,平时我只要手指一碰她就不停的哼哼,果不其然,再被小贱这样来回玩弄乳头后,女友已经开始哼哼嗯嗯的发出淫叫声,加上酒精的侵袭,可能这时候早就分不清是谁在玩弄自己的身体。


小贱一只手开始摸女友的小腿,今天女友穿的是一条迷你裙,并没有穿什么丝袜,小贱能够直接摸到女友大腿上滑滑腻腻的皮肤,他从女友的大腿往上摸着,慢慢向上,摸到女友的小内裤上,摸到胯间,在内裤的中间揉了两下,女友幽幽的发出嗯的一声,小贱将女友的内裤往一边拨开,手指直接按在女友的阴唇上面,画圈似得揉着。


妈的,真看不出小贱这个初哥竟然还挺有手技的。


不要,拿,拿出去…女友无力的抵抗着,原来小贱揉着女友的手竟将一根手指插入女友的肉穴,正在女友的下面挤进挤出。


这内裤真烦人,脱了吧。


小贱边说边把女友的内裤拉了下来,然后提着自己的鸡巴凑到女友的下面,不要,小贱,就到这里吧,我,我不能对不起小包。


女友推着小贱,全身开始挣扎起来。


听女友这样说我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丝丝欣慰,看来在女友心里我的地位还是很重,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友被人凌辱。


小贱不会这样放过女友,他把原本坐起的女友推到在床上,然后压在她身上,昏昏沉沉的女友只能低声的抗议,根本没力气阻止小贱的暴行,只见女友两条修长的美腿被他强行曲起,分开到两边,小贱整个身体都压了下去,只见他弓着的臀部,下面粗黑的肉棒抵在女友的肉缝间,慢慢的向下压去,龟头只受到微微的抵挡就一下进入女友狭窄的阴道。


噢…好,好紧…小贱欢快的叫了一声,然后一挺臀部,肉棒整个插入女友的体内,在里面来来回回的开始抽送,发出噗哧,噗哧的声音。


天啊,我心爱的女友真的让小贱干了!!啊,啊…不行…小贱不行的,快快拿出去…女友还在做着无力的挣扎,小贱可不管她,用力的抽插着,一边干着一边还用手揉搓女友的奶子,小贱两手抓住女友的大腿往下压去,把女友整个臀部都压得提了起来,然后小贱顺势爬上床,跪在女友身前,快速的挺动臀部。


噢,噢,不行,我不行了,要,要射了…毕竟小贱还是个初哥,只在女友的小穴抽插了几十下就已经不行了,只听他啊…的一声低吼,浑身同时僵直了起来,然后缓缓的又动了十几下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女友的下面。


你妈的,竟然在我女友下面内射!我操你妈,的小贱,我日你十八代祖宗,我在心里狂骂小贱,但眼前的事实我却无能为力。


事已至此,我只好又回到大房间,这时候小音还赤裸裸的躺在大床上,由于刚才的那一幕幕使我早已兴奋的不行,鸡巴涨的都开始发疼,我爬上床将小音的双腿分开,用嘴在小音的哪里舔了舔,然后提着鸡巴一下进入她的体内,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,将所有的屈辱全都发泄在她的体内……第二天一早,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大房间的地上,昨晚我不知道干了小音几次,总之是把她的阴唇干的又肥又肿,今天看她走路都有些不自然,我女友醒来后脸色也不太好,总是遮遮掩掩的,也没有来追问昨晚我和小音的事情。


她和小贱之后的事情也成了我心中的一个谜团,究竟我走开之后,他们两个还有没有在发生什么,还有,小贱有没有对小筠下手?


我有3个从小玩大的兄弟,王敏捷绰号大头,因为小的时候很瘦,大家一起洗澡就看见他瘦吧拉基的身体顶着一个大大的头,这个绰号也就这样来的,大头长的很帅,一米78的个子,在大学的时候特别吃香,这次是他的生日,我带着女友来到大头家,开门的是头婆张怡筠,因为是大头的老婆所以简称头婆,不过平时都叫小音。


小音是属于小巧甜美型的女孩,其实是我一直喜欢的类型,不过现在也就不提了。


我们进屋后,大头正和小J打游戏,小J也是我的发小之一,名叫杨剑,小时候的绰号肯定是贱贱,小贱之类的,不过现在不这么叫了,就叫小J。


小J身高有181,长的也不赖,不过当兵回来后有点发福,不像以前那么潇洒,小J和前女友分手有5年了,现在还是单身,不一会,我又一个发小也到了,他叫朱包杰,身高有186,人高马大的,绰号就叫大包,而小包我身高只有173.大包带着女友过来,他女友叫李玉音,身高有169,穿上高跟鞋后都比我还高,于是总拿这事说话,我也很是无奈,小音长的很漂亮,五官特别精致,身材微微有些胖,不过胸部很大,有36D左右,我也不过目测一下,没有问过。


人到齐后,大头把蛋糕摆在一边,头婆在桌上摆满小菜,大家就开始边说着自己的情况,当年的趣事,边拼着酒,其实我们四个哥们都属于3瓶倒,几杯酒灌下去后都开始东倒西歪,大包最是不行,一早就趴在桌上,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抬到小房间里睡下,没一会,小音也喝的不行了跑了进去。


最后只有我和小J还算有些清醒,于是我和小J把头婆和我女友抬到大房间的床上,大头则躺在沙发上,我们也不去管他,继续对拼,总要有一个倒下为止,就喝完了,我和小J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,我跑到厕所里小了个便,用凉水冲了冲脸,大脑稍稍有些清醒,还好我属于酒后小便特别多,一放水后就能够醒酒的那种,所以小便后我的大脑已经有6分清醒。


走出去后大头还是乖乖的躺在沙发上,而小J却不见踪影,我知道小J其实比我能喝,应该还算有些清醒,这时候他能去哪?不会去大房间了吧,我心中一惊,之前在公交车上的情景顿时冲进脑子里面,一种不详的预感充满了脑中。


我连忙打开房门,里面光线很暗,不过除了躺在床上的女友和头婆之外也就没有别人,我稍稍松了口气,就听另一边传来一些响声,我走到小房间,小房间的门并没有关实,微微留了一道缝隙,我又打开了一些往里面看进去,房间里开了一盏小灯,我看见小J站在窗前竟然在脱小音的衣服。


我靠,小J啊小J我还是叫你小贱吧,你真不是个什么东西,连兄弟的老婆头要上?竟然还把大包放到地上去了,你够牛的。


正在我暗骂小贱不是人的时候,他已经把小音的T恤脱下扔在一边,然后拉着她的罩罩往上一扯,小音的两个奶子顿时弹了出来,还欢快的抖动了一番,我和小贱都看的呆了,没想到小音的奶子这么大,而且又白又挺,比我女友的大了一圈不止。


小贱贪婪的咽了咽口水,双手摸上了小音的玉峰抓了抓,我草了,原来女人的奶子这么软,好爽…晕!我被小贱的话雷到,原来小贱还是初哥?竟然连女人的奶子都没有摸过,那他谈了两年的女友堵在干嘛啊。


嗯…小音哼了一声,可能是小贱揉的太用力了,果然是没有玩过女人的奶子,女人奶子是很脆弱的,一用力就会很疼,看来小贱完全不懂,还在大力的玩着小音的奶子,把它们揉圆搓扁玩的不亦乐乎,我在门外看的都为他捏一把冷汗,难道他不怕把小音弄醒吗,到时候你可惨了,兄弟我也救不了你。


小贱俯下头一口把小音的奶头吃进嘴里,嘬吮着,不断发出啧啧声,他将小音的牛仔裤头解开,一手向里面滑了进去,摸着她的小穴,摸了一会,小贱起身将自己的衣服脱光,接着将小音的外裤和小内裤也脱了下来,我从外面看进去,小音的阴毛很密,黑乎乎的一团,小贱把她的双腿分开,提着自己的鸡巴就准备插小音的肉穴。


我草妈了,小贱你个初哥果然愣,这样就算插入也要把小音痛醒,没办法了,看来只有我来给你上一课,借着酒劲我也不顾什么朋友妻随便骑了,推开门摇摇晃晃的走了进去,小贱见我进来吓了一跳,僵在那里一动不动,我走过去推开他装醉的说:小贱,妈逼的,你,你搞什么啊,怎么在弄我的女友?小琴的衣服怎么都脱光了。


小贱见我醉的东倒西歪,都分不清谁是谁也没刚才那么害怕,走过来说:小包,你看清楚,这是我女友刘静,你出去吧,你家余琴在隔壁屋。


滚你个蛋,刘静是谁啊,这里哪有什么刘静啊,这明明是小琴,你看,奶子都一样的。


我见机摸了一把小音胀鼓鼓的奶子,滑腻腻的感觉让我鸡巴涨的不行,我在她小逼上摸了摸,然后掏出自己的兄弟,在小音湿乎乎的阴唇上来回搓着。


小贱已经看傻眼了,他没有想到我会在他面前玩弄小音,刺激他忍不住打起手枪,我弄了一会,感觉阴户已经很滑,我把小音的两腿提起向两边分开,曲成一个M型,扶着肉棒挤入小音的肉缝里,我草,还真紧,想不到被大包干了3年的小穴竟然还能这么紧,好爽啊,一股温暖滑嫩的感觉包裹着我的鸡巴,让我忍不住来回抽插起来,干着小音的嫩穴。


嗯啊…包杰…小音被我抽插的迷迷糊糊的叫着,他还以为是大包正在干她的小逼呢。


我听她叫着朱包杰的名字兴奋的不行,俯下身子,开始亲她的小嘴臀部则不停的上上下下,插得她两片阴唇不停挤进挤出,发出扑哧扑哧声。


嗯嗯…嗯嗯…小音挣开了我的嘴,淫叫起来,包杰,包杰,快…你干的好大力啊,快大力的干我…好,我来了,我干死你…我把小音拉起来,让她双手撑着床头我从后面干她的小逼,小音的两只大奶子自然的下垂着,干着我抽插的平率左摇右摆,我抓着小音的两瓣肥臀用力分开露出藏在里面的菊花,小音的菊花黑乎乎的,她的腿虽然很长,但有些粗,加上屁股很大,从后面看和女友没法比。


我干了一会后又把她翻转过来,还是采用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,我抓着小音的腰,边吃着她的奶子,一边奋力冲刺,鸡巴和她的屁股用力的撞击,我两手抓住小音的脚腕将她两条粗腿整个举起,举得老高让她的大腿都贴在奶子上面,然后一下一下深深的干着她的肉洞,再一次快速的干了3,40下,噗噗一下,我的一泡精子全都射入小音的子宫。


我日你妈啊,爽死了…我将之前在公车里受的鸟气完全发泄在小音身上,发泄完后,我整个人都瘫软下来,趴在小音软绵绵的身上,柔滑的感觉让我动都不想动,知道鸡巴软了下来我才翻身躺在小音旁边,我一手玩弄着小音的奶子,拨弄她的乳头,看着小音微微发黑的小逼里流出的精液,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对大包的那些愧疚随着酒精早就被忽略的一干二净。


日啊,干别人的女友真他妈爽,虽然对不起大包,但我女友刚才也被人干了,你也吃点亏就算扯平嘛。


我在心里对自己说,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本应该有四个人的房间突然少了一个人,对啊,之前在一旁观战的小贱跑哪里去了?他是什么时候走开的,刚才自己和小音干的激烈早就把在一边的小贱忘得一干二净。


不要…咦?这不是女友的声音吗,操,小贱你胆子也太大了吧,我头一下子大了,起身跑到外面,大头还在沙发上躺着,我见大房间的门开着,我走过去,刚想进去,就听里面的小贱说道,不要叫了,一会把他们都叫醒了就不好了,来,我们玩玩刘静。


我操你妈啊,小贱你妈的又来这套,你有没有人性,真他妈不是个东西。


小贱,我是小包的女友余琴,我不是刘静,你快出去,一会小包要来了。


女友挣扎的说着,可能怕吵醒身边的小筠女友的声音压得很低,轻轻的说着话。


小贱不理女友,从后面抱住她说:刘静,我好想你啊,你说什幺小包大包,我们不要管他们,小包现在在小房间和小音快活呢,不会来的。


你,你胡说,这不可能。


女友气的推开小贱,可惜酒醉的她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,反而被小贱抱的死死的,小贱拿出手机,说:你自己看看,刚才我也在房里,还录下来了。


接着小贱的手机里竟然开始播放我从后面插入小音的嫩逼,并欢快干着的视频。


天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站在门口的我一动不能动弹,这个时候我怎么进去和女友解释?床上的女友也顿时呆住了,小贱趁机用手摸上了女友的奶子,还装傻装醉的说:刘静,你看,小包正爽着呢,我们不要管他了,来,让我们好好玩玩。


说着,小贱把头凑上去竟去亲女友的小嘴。


女友慌乱的挣开嘴说:不要,我们不能这样的,小贱,我,我不是…唔唔刚说了几句,女友的小嘴又被小贱堵上了,接着小贱的一只手伸入女友的T恤里面,摸着女友的奶子,嘴里还说:我赛,刘静乖乖,两年不见你的奶子变得这么大,捏着真软,以前我怎么不知道捏。


爽啊。


不,不要说…小筠会醒。


我女友挣扎着。


小贱淫笑的说:放心,小筠已经睡死了,一会就算我干她的小逼也不会醒,怎么样,老婆,一会我在和小筠一起,我们三个玩玩?你怎么不去死,滚,滚开!啊…女友惊叫了一声,原来她的外衣被小贱一把拉扯了上去,两个被罩罩裹住的大奶子顿时抖了出来,女友还想躲开,可惜小腰被小贱一手抓住,加上酒精的作用,浑身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,一动都动弹不得。


小贱看着眼前的两团美肉,眼睛瞪得老大,说:哇靠,这么大的奶子我还是第一次见,让我好好看看,到底你小音的奶子美还是你的美。


说着,他将女友的T恤脱下扔在地上,一把又将女友的罩罩拉下来,在女友的惊呼中,两个白花花肥嘟嘟的奶子同时暴露了出来,在空气中不停的抖动了一番,一旁的小贱已经急不可耐的抓上女友的乳房,开始来回的揉搓,上下摆弄,把女友的一对美乳挤来挤去。


还低头舔弄女友的乳头,将乳头含入口中咬嘬着,我日你吗的小贱,糟了,女友的乳头可是最敏感的,平时我只要手指一碰她就不停的哼哼,果不其然,再被小贱这样来回玩弄乳头后,女友已经开始哼哼嗯嗯的发出淫叫声,加上酒精的侵袭,可能这时候早就分不清是谁在玩弄自己的身体。


小贱一只手开始摸女友的小腿,今天女友穿的是一条迷你裙,并没有穿什么丝袜,小贱能够直接摸到女友大腿上滑滑腻腻的皮肤,他从女友的大腿往上摸着,慢慢向上,摸到女友的小内裤上,摸到胯间,在内裤的中间揉了两下,女友幽幽的发出嗯的一声,小贱将女友的内裤往一边拨开,手指直接按在女友的阴唇上面,画圈似得揉着。


妈的,真看不出小贱这个初哥竟然还挺有手技的。


不要,拿,拿出去…女友无力的抵抗着,原来小贱揉着女友的手竟将一根手指插入女友的肉穴,正在女友的下面挤进挤出。


这内裤真烦人,脱了吧。


小贱边说边把女友的内裤拉了下来,然后提着自己的鸡巴凑到女友的下面,不要,小贱,就到这里吧,我,我不能对不起小包。


女友推着小贱,全身开始挣扎起来。


听女友这样说我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丝丝欣慰,看来在女友心里我的地位还是很重,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友被人凌辱。


小贱不会这样放过女友,他把原本坐起的女友推到在床上,然后压在她身上,昏昏沉沉的女友只能低声的抗议,根本没力气阻止小贱的暴行,只见女友两条修长的美腿被他强行曲起,分开到两边,小贱整个身体都压了下去,只见他弓着的臀部,下面粗黑的肉棒抵在女友的肉缝间,慢慢的向下压去,龟头只受到微微的抵挡就一下进入女友狭窄的阴道。


噢…好,好紧…小贱欢快的叫了一声,然后一挺臀部,肉棒整个插入女友的体内,在里面来来回回的开始抽送,发出噗哧,噗哧的声音。


天啊,我心爱的女友真的让小贱干了!!啊,啊…不行…小贱不行的,快快拿出去…女友还在做着无力的挣扎,小贱可不管她,用力的抽插着,一边干着一边还用手揉搓女友的奶子,小贱两手抓住女友的大腿往下压去,把女友整个臀部都压得提了起来,然后小贱顺势爬上床,跪在女友身前,快速的挺动臀部。


噢,噢,不行,我不行了,要,要射了…毕竟小贱还是个初哥,只在女友的小穴抽插了几十下就已经不行了,只听他啊…的一声低吼,浑身同时僵直了起来,然后缓缓的又动了十几下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女友的下面。


你妈的,竟然在我女友下面内射!我操你妈,的小贱,我日你十八代祖宗,我在心里狂骂小贱,但眼前的事实我却无能为力。


事已至此,我只好又回到大房间,这时候小音还赤裸裸的躺在大床上,由于刚才的那一幕幕使我早已兴奋的不行,鸡巴涨的都开始发疼,我爬上床将小音的双腿分开,用嘴在小音的哪里舔了舔,然后提着鸡巴一下进入她的体内,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,将所有的屈辱全都发泄在她的体内……第二天一早,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大房间的地上,昨晚我不知道干了小音几次,总之是把她的阴唇干的又肥又肿,今天看她走路都有些不自然,我女友醒来后脸色也不太好,总是遮遮掩掩的,也没有来追问昨晚我和小音的事情。


她和小贱之后的事情也成了我心中的一个谜团,究竟我走开之后,他们两个还有没有在发生什么,还有,小贱有没有对小筠下手?


影片评论

首页

视频

图片

小说